互联网+农村之岳西县响肠镇独山村

↑上一篇:旅游公司如何做互联网+?
↓下一篇:广州市体育局的场馆预定APP下载量小、知晓度不高为何要投入3 5 0万元投入研发?   

互联网+进入到各个领域,互联网+农村也不例外,其实大家平时网购或者已经参与了互联网+农村的消费,诸如买时令水果、小海鲜,今天,天传网络公司介绍一下互联网+农村之岳西县响肠镇独山村:

岳西县响肠镇独山村,地处大别山腹地,如今这里2600多名乡亲们也感受到了互联网的魅力。 “今年‘双11’忙得很,11月初就有村民预约让我帮忙在‘双11’抢台电视机。”独山村农村淘宝合伙人杨凯林告诉记者,电商下乡激活了农村消费市场,当天的交易额是平常的十几倍。 “电子商务不仅让村民买到好货,还能卖出山货。 ”他说,前几天村淘正式上线“乡甜”频道,从源头寻找有品质、可溯源的优质农产品,打通农产品上行渠道,解决农产品滞销难题,帮助农民增收。   电商不仅给农村带来了变化,当互联网进入县域,也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新路子。 11月6日,潜山县的智慧生活服务平台;和沐生活”APP正式上线,政府搭台、企业唱戏,全渠道打通电子政务、网上购物、用户服务和物流配送体系。 “潜山旅游资源丰富,特色农产品众多,交通区位优势突出,借力互联网打造‘农产品+旅游+电商’模式,在改善农村人生活的同时,也能把地方特产、工业制成品销售出去。 ”潜山县副县长涂高生说,今年潜山电子商务交易额已突破2亿元,下一步将以建设智慧城市为契机,引导电子商务产业及关联产业聚集,促成农业和旅游业融合发展,以农兴旅、以旅助农,城乡互动,促进了县域经济转型升级。   电子商务渠道的下沉,给县域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:绩溪县以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建设为契机,通过大力发展电子商务,撬动一产、带动二产、改革三产,促进互联网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;歙县400多家网商帮助农产品、日用工业品、徽派盆景找到了全国买家,“互联网+旅游+农产品”产业带日显雏形;霍山县在渤海商品交易所的百合现货交易中心带动百合交易超400亿元,初步形成了百合行业交易集散中心。据省商务厅初步统计,今年前三季度,我省15个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网上交易额78.9亿元,同比增加32.3%;快递业务量4028万件,同比增加33.3%。

传统产业加快“触网”,线上线下融合发展

11月13日,第九届家博会主展区内,合肥荣事达小家电有限公司的养生壶、电火锅等智能小家电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眼球。这家企业今年“双11”网上销售额达9889万元,同比增长72.1%,是去年同期的1.72倍。 “家电企业线下渠道固然要巩固,但线上作为新增长点同样重要,必须加快转型,目前我们在营销渠道、产品定位上摆脱了传统模式,通过大数据把握消费者‘痛点’,研发年轻消费者喜欢的产品。 ”荣事达小家电电商事业部部长曹光烽告诉记者,从2013年7月试水电商以来,截至目前,线上销售额累计近15亿元。   不仅是家电行业,在“互联网+”大潮下,传统产业触网越来越多。桐城市与阿里巴巴合作打造阿里巴巴桐城产业带,将当地包装印刷、羽绒家纺、农副产品深加工和玉雕文化等传统产业搬到网上。 “上线1年来,已有444家企业入驻,先后4次跻身首页热门产业带,销售额从刚上线的2800万元提升至目前的1.6亿元,同比增长460.86.%。 ”桐城电商园负责人吴刘兵说,“产业带不仅帮中小企业获得了订单,降低了采购成本,提升了知名度,还带来了更多线下订单,目前线上线下交易比例为3∶7,融合发展趋势明显。”
“网商的监管力度正不断加大,未来‘规矩’会越来越多。 ”安徽大学电子商务创新发展中心主任刘晓云认为,在这样的背景下,以供应链完善和服务优质见长的传统产业企业,在发展线上业务时具有很大优势。
“传统制造企业做电子商务必须扬长避短,有效整合和优化运营模式,打通内外资源,在做好产品和品牌的基础上,具体电商业务可通过多种合作形式委托给专业的团队去操盘,分工协作,实现效益最大化。 ”省网商协会县域委员会主任刘家杰认为,一些中小传统企业实力弱,单打独斗做电商成功的概率很低,不如团结起来,打造联合舰队,组团出海,打造区域产业品牌,最终形成规模效益。

网售增速较快,但发展仍需“爬坡过坎”

  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企业搭上“互联网快车”。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前10个月,我省累计实现网上零售额90.5亿元,同比增长80.8%。网商主体也正在快速增长,去年全省新增网络经营主体1.3万户,实有各类市场主体开办的网站和网店近10万家。来自阿里巴巴的数据也显示,今年上半年,全省活跃用户数达到1023万人,占全省总人口1/7以上,同比增长26%;买进355亿元,同比增长40%;卖出180亿元,同比增长55%。
虽然我省网商主体不断增多,网上零售额快速增长,但发展不足、发展不优仍不可忽视。阿里研究院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,在淘宝的跨省交易中,安徽属于低逆差省份,基本上向外省销售1元钱,就从省外买入3元钱。 “虽然逆差可以解读为网络消费能力强,但更重要的是说明网商群体不够壮大。”刘家杰告诉记者,在阿里研究院发布 “2014年中国 ‘电商百佳县’榜单”中,我省尚无一个县上榜。


“小县城难招电商人才,招来了也很难留住,所以把电商运营业务的主力放在合肥等大城市。 ”天方集团董事长郑孝和说,电子商务有“虹吸效应”,越是发展好的地方越有吸引力,尤其在人才方面,为他人做嫁衣的现象时有发生,有的培训完了就跑到大城市去了。 “这种现象短期内很难避免,要想解决必须强化电商氛围营造,加大政策扶持,加快自身发展。”


“电商从2009年至今呈规模化扩散,增长速度不断加快,但人才缺乏、政府和企业认识不足等瓶颈仍不同程度地存在,现在社会各界都高度重视‘互联网+’,这给我省电子商务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大环境,提供加快发展的新机遇。 ”刘晓云说,借此东风,政府应大力构建县域电商生态,激发创业者热情,夯实交通、宽带、物流、仓储等基础设施,在企业注册、人才就业保障方面提供高效的公共服务,积极引导企业打造具有本土特色的网货品牌,提升电子商务水平,为消费转型升级注入新动力。

↑上一篇:旅游公司如何做互联网+?
↓下一篇:广州市体育局的场馆预定APP下载量小、知晓度不高为何要投入3 5 0万元投入研发?   
相关文章:
网友评论: